祝宝良
 
专家观点
季节性因素带动6月CPI大幅回
澳门赌博网
下半年宏观政策不会转向
 

今年以来,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各项政策措施开始发挥作用,信贷、货币投放、财政预算支出快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和城乡消费品市场保持较快增长,工业生产速度稳步趋升,经济出现了明显转暖迹象。一季度GDP增长6.1%,预计二季度接近8%。

但经济反弹的主要力量是政府经济刺激政策,外部环境继续对中国的不利影响还在持续,中小企业经营困难还在延续,经济内生的增长动力依然脆弱,经济实现持续稳定增长的困难较大。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8%左右,考虑到同比基数的影响,三、四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将分别为8%和9%左右。

经济企稳回升

针对去年9月份以来世界经济形势日趋严峻和中国经济下降过快的局面,中国政府迅速对宏观调控政策取向做出调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出台了一系列扩大内需的政策。这些措施对扩大投资、拉动消费,促进经济企稳回升发挥了重要作用。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国家产业政策支持下,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呈逐月加速增长态势,每月增幅提高约两个百分点,1-5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2.9%。非国有投资也有所跟进,剔除港澳台和外商投资,国内非国有投资增长33%,比上年同期加快7个百分点,社会投资信心有所恢复。

二是住房、汽车消费热点重新升温。住宅和乘用车销售持续升温表明中国的消费结构升级的内生性增长动力依然存在。再加上家电下乡等政策,1-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16.4%,比去年同期加快3.7个百分点,这一增速也是1986年的同期新高。

三是工业 “去库存化”快于预期。从去年11月至今年5月份,中国企业产成品资金占用下降1902亿元,而去年同期为增加1747.6亿元。较低的工业库存增长率表明由“去库存化”引起的工业生产增速大幅下滑阶段已经结束。

仍未形成稳定复苏趋势

当前,促成经济反弹的主导力量来自存货调整和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最终需求中依赖外部经济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观,而外部环境低迷不振和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的不利影响还在持续;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经营困难还在延续,社会投资增长乏力,经济实现持续稳定增长的困难较大。

制造业投资和社会投资低迷不振。当前各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均处于低位,以3-5月份工业增速8%左右估计,与中国工业长期平均增速相比,工业总体产能利用率水平只有60%-70%。目前,中国产能闲置集中表现为满足出口需求形成的生产能力,这部分生产能力既不完全是高能耗、高污染产品生产能力,也不完全是技术落后的生产能力;相反,很多是技术较为先进、附加值较高的高端生产能力,如为船舶和汽车生产的钢板、电子和电气产品、纺织服装等。由于这部分产能无法完全转向内需,解决这部分产能闲置问题不仅需要扩大内部需求,也需要国际经济环境的好转。

出口下降的局面尚难改变。今年以来,外贸出口同比降幅较有所加大,1-5月份出口下降21.8%,进口下降28%。出口下降与美国、欧盟、日本等出口贸易伙伴的经济衰退在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加深有关,也与全球流动性紧缩导致国际贸易融资困难和贸易保护主义有关。尽管世界经济在2009年下半年的降幅会有所缩小,到2010年出现微弱的正增长,中国出口负增长的幅度从今年下半年起会不断收窄,但全年出口负增长的局面不会改变,没有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出口的恢复,中国经济的复苏就不会顺利。

通胀风险有所加大。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和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出现持续下降的局面,出现了轻微通货紧缩的局面。国家信息中心的数量分析证明,2002年以来,物价上涨中有40%左右可以供求关系 (总供给和总需求缺口)解释,60%的物价上涨可由输入性通胀、通胀预期和政策性调整解释。尽管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速度仍不会达到10%左右的潜在经济增长速度,总供给大于总需求的局面还没有改变,但输入性通胀、通胀预期和价格的结构性调整会导致我国轻微通货紧缩的格局在今年年底改变转而出现小幅通货膨胀。首先,自3月份以来,国际初级产品价格上涨,石油等19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CRB指数)自年初到6月中旬已上涨30.5%,输入性通胀压力大增。其次,国内充裕的流动性引发了国内股市、房地产等资产价格上涨,加大了国内物价上涨的预期;第三,国家为了保障农民收入,将落实最低保护价和国家收储制度,稳定农产品、猪肉等价格。一旦经济出现通胀局面,中国货币政策将难以操作,货币政策过松将引发更严重的通货膨胀局面而一发不可收拾,货币政策收缩又会抑制经济增长,把刚刚回暖的经济扼在杀摇篮中。

经济复苏的动力源

在经济出现好转的情况下,当前的宏观调控政策没有必要做大的调整,应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继续扩大需求包括内需和外需的同时,把经济增长的着力点放在淘汰落后产能和部分过剩产能、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上。

一是继续稳定汽车房地产消费。中国居民以住、行为主的新一轮消费结构升级活动远未完成,汽车和房地产作为我国经济发展两大支柱产业的地位和作用没有改变。从鼓励汽车消费看,可加强对汽车消费信贷的支持力度,加大汽车消费信贷业务,发展汽车金融公司。提高老旧车型提前报废补贴力度,增加对老旧汽车提前报废的补贴范围和标准。从稳定房地产消费看,主要应加快出台房产税和空置房征税,降低住房开发成本,稳定房地产价格。

二是扩大人民币出口信贷支持出口。向暂时出现外汇短缺与资金困难的亚洲、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国家提供人民币出口信贷,解决国外买方支付进口商品资金需要。将国家十大重点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具有出口竞争优势的机电产品、汽车及零配件、钢铁产品,劳动密集型的纺织服装、轻工产品,以及农产品出口,作为出口信贷重点支持领域。

三是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自主创新,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经济增长最终依赖于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的调整,要加快推进钢铁、汽车、电力、纺织、轻工等行业的兼并和重组,淘汰部分落后产能,培育和支持新能源、新能源汽车、第三代移动通讯、生物技术等新经济增长点,发展文化、旅游、社区服务等第三产业。

四是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在公开透明的基础上,将大部分国企红利转移至公共支出领域,国有企业红利分配及转移支付不仅直接拉动消费,还可抑制部分国有企业可能过度投资的冲动。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社保缴费额,由国家承担更多社保费用,减少企业和居民社保支出,提高居民的消费水平。降低中小企业的所得税税率,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启动社会投资。

五是加快推进资源要素价格改革,理顺资源产品价格,把结构调整和价格改革有效结合起来。加快推进资源税、环境税的改革和征收工作。

 

体育赌博网 协助开发
鲁ICP备10010808号